650戶中產變貧民,“以房養老”騙局背后70家金融機構身影閃現

“以房養老,逆向按揭”是近年來在北上廣深等大都市興起的一種養老新思路,但如今一些不法分子卻從中看到牟利的機會,讓不少業主窮盡積蓄卻無房可住。

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金融機構為了達成交易,貸款審核走過場,間接造成了受害人損失;甚至,還有金融機構與理財平臺緊密配合,明知貸款材料作假、依然違規放貸。受害人無法償還巨額貸款。

在北京有一套房,是讓很多人羨慕的配置,是可能要花數十年積蓄才能達成的目標。但中產和貧民往往就在一念之差。

魚龍混雜的金融機構與中介,將”套路貸“里的常用手法伸向了有房一族。他們打著為中小企業融資、有機構擔保等旗號,在業主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其房產據為己有。

平臺爆雷之后,受害人往往發現,類似的遭遇很多人都有,而要回房子的概率微乎其微?!耙苑筐B老”騙局,已經影響了正常的社會秩序,也讓“房產理財”這樣的新興概念蒙上陰影。

其背后錯綜復雜的利益關聯,更是少有人知。

“我原本覺得我的人生是注定為生計奔波、忙碌平淡的一生,案發后兩周來,我才知道自己過去是在天堂,現在的我卻身在地獄。每天醒來,都希望這真的只是一場噩夢而已?!崩矸烤W受害者孫奇(化名)在日記中寫道。

今年4月,國內最大的房產理財服務平臺之一理房網爆雷,450余名業主面臨失房。隨后,理房網前高管創辦的融房網也被警方立案,涉及抵押房產200多套。

但它的余波仍在延續,多名理房網受害人向風云地產界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01

從天堂到地獄

孫奇來自東北一座小城,20多年前來到北京上大學,工作后在北京安家,和妻子在郊區買了一套經濟適用房。

憑著勤勞踏實,孫奇進入了外企工作,有了令人羨慕的收入??紤]到孩子上學,孫奇用郊區的房子置換了市區一套更老舊的房子作為學區房。隨著近些年房價暴漲,這套不足100平米的房子已經價值近千萬。

然而,去年,孫奇供職的外企突然宣布裁員,他不得不重新找工作。這時,妻子已經生了二胎,開始專心照顧家庭。孫奇感到壓力陡增,就在這時,他接到了理房網的電話。

理房網自稱是一家全球首創的“房產銀行”,面向全國推廣一項“房產理財計劃”,宣稱不用投入現金,就能每月獲得一份穩定的收益,“讓房子來替你賺錢”,而且不影響房子的使用和出租。

(來源:理房網官網)

公開資料顯示,理房網(公司名為“理房(北京)信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齊凱。齊凱畢業于清華大學,擁有一家新三板掛牌公司慧網通達(430352.OC)。

由于一方面中小科技企業從銀行貸款缺乏值錢的抵押物,另一方面業主房產空有高價、產生不了收益,這讓理房網看到了機會,其模式就是用業主的房產來為中小企業做擔保。

“剛見齊凱時,讓我感覺很靠譜,他是清華大學世家,篩選企業項目的標準也很嚴格,只做上市或者擬上市的公司,而且理房網連續5年都正常運營?!币幻矸烤W的受害者告訴風云地產界。

按照理房網所描繪的,業主只需要把房本借出一年,不承擔任何債務,銀行貸款利息全部由借款企業來承擔,由于業主幫助企業降低了融資成本,企業每月還會按照貸款總額的0.5%回報給業主,一年就是6%。

理房網聲稱,和多家銀行、信托公司合作,金融機構對企業放款時,會經過嚴格把關。此外,還有一家所謂國有擔保公司保證業主房本的安全、零風險,一旦企業不能按時還款,貸款將由擔保公司代償。

(來源:理房網宣傳材料)

齊凱自2013年起擔任一家民間團體——中關村移動互聯網產業聯盟(簡稱“移動聯盟”)秘書長,為了打消業主的疑慮,他還會邀請業主到移動聯盟的成員企業去參觀。

經過一番考量,孫奇通過理房網把自己的住房做了抵押,一共從中原銀行(1216.HK)貸出500萬元,借給了慧網通達,期限為一年。一年多出30萬元的額外收入,讓孫奇很高興。

于是,業主盤活了房產,企業借到了錢,金融機構完成了業績,理房網的模式乍看完美。

然而,今年4月,理房網突然資金鏈斷裂,停止支付業主收益,5月13日,齊凱因涉嫌非法集資被北京海淀警方逮捕。這時,理房網平臺上仍在抵押的業主房產多達450多套,涉及未清償貸款總金額12億元。

由于理房網停止向銀行支付利息,銀行等金融機構紛紛要求業主來歸還巨額貸款,將業主告上法庭和仲裁庭。據悉,已有10余戶理房網案業主因無法承受催收壓力,選擇賣房還款。

得知理房網爆雷后,孫奇心急如焚。但他不敢告訴妻子和家人,常常獨自悶著。妻子察覺了異常,問他是不是理房網出事了,他才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02

精心布局,防不勝防

受害人們告訴風云地產界,他們考察了半年到四年不等的時間,還親自到現場觀摩,才下決心“投資”,沒想到還是被騙了。

除了清華大學的背景外,理房網還以“盤活房產”、“讓房子來替你賺錢”的噱頭,打著降低中小科技企業融資成本的旗號,包裝自己,誘使業主抵押房產,一年之內就集資12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爆發的理房網等案件中,受害者主要都是白領、中青年群體,其中不乏財務和法律專業人士,甚至大學教授、外企高管、私募基金合伙人、小企業主也因此面臨失去房產的境地。

種種跡象表明,他們可能落入了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

從中關村管委會,風云地產界證實了前述移動聯盟的存在。但移動聯盟的公開聯系方式與理房網、慧網通達一致,已經無法撥通。

(風云地產界實地拍攝)

2017年7月,移動聯盟官網發布《重要聲明》稱,“社會上有人冒用移動聯盟金融服務部的名義在社會上提供各類金融理財服務”。一名移動聯盟工作人員表示,聲明針對的正是齊凱。

風云地產界還發現,齊凱利用業主房本套取的大量金融機構放款并沒有進入實體企業,而是進入了由其控制的企業以及空殼公司。

據2018年的借款合同統計,理房網上的借款企業主要為四家,慧網通達、北京國信紅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國信紅源”)、北京匯智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匯智華”)、晟邦創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晟邦創想”)。

慧網通達分別經營智能檔案柜和青少年基因檢測,國信紅源做的是電動車鋰電池充電樁,晟邦創想專注手機貼膜卡,匯智華則從事教育行業。

雖然這4家公司在行業上毫不相干,但據實地走訪和知情人士透露,他們都由齊凱實際控制或和齊凱關聯密切。

慧網通達的主辦券商華龍證券已發布多條風險提示。由于齊凱被刑事拘留,公司生產經營受到較為嚴重的影響,辦公場所現場已無人員辦公,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公司因未能在 2019 年 8 月 30 日之前披露 2019 年半年報,公司股票于 2019年 9 月 2 日起被暫停轉讓。公司未能及時披露2019 年半年報,已被強制終止掛牌。

梳理慧網通達歷年財務報表發現,公司賬上沒有一筆來自個人業主的借款。截至去年底,公司短期借款只有1600萬元,且主要是來自銀行的直接貸款。

目前,國信紅源、晟邦創想都已經人去樓空,而匯智華的注冊地并不真實存在,同一注冊地注冊了多達200家公司。

(風云地產界實地拍攝)

那么這12億元借款去了哪里呢?齊凱的合伙人李平(化名)透露,齊凱以國信紅源向業主的借款總額為1.76億元,其中真正進入公司賬戶的只有不足2000萬元,其余資金全轉給了齊凱。

實際上,許多業主的借款都是直接打到齊凱的個人賬戶上。

“齊凱就是喜歡做投資,投過沼氣、養殖、房產、廢金屬回收,投一個虧一個?!崩钇秸f,齊凱如果看中一家公司,會要求其“聽話”,派遣親屬接管公司,用“清華大學”來包裝所投資的企業。

經過進一步查詢資料發現,理房網在2016年之前的確為實體企業融過資,但是這些企業大都業績平平,如今多家公司已經資不抵債,被法院列為失信人,包括2016年參加理房網兩周年慶的兩家代表公司。

盡管標的企業經營不如人意,但理房網并沒有及時收手,反而是嘗到做金融的甜頭,甚至開始自融。

“以前,齊凱是找我們借錢,后來反倒帶著錢問我要企業。非專業的人來做金融,爆雷是遲早的?!币晃慌c齊凱曾有過密切合作的金融機構人士告訴風云地產界。

該金融機構人士表示,理房網的融資成本高達30%-35%,包括銀行利息、業主收益,以及中間各環節提成,是不可持續的。他估計,理房網真正用到企業上的資金不超過2億元,這些企業項目往往還在孵化階段,用一年期的短期資金投長期項目,就必須不斷放大融資、借新錢還舊債。

甚至連擔保環節,也是齊凱能夠掌控的。

與業主簽署擔保協議的擔保公司有兩家,北京坤基乾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坤基乾業”)和中吉財富融資擔保公司(簡稱“中吉擔?!保???墒?,證據顯示,坤基乾業實際控制人也是齊凱。

不過,中吉擔保相關負責人卻表示,中吉擔保與理房網并未有過任何實質性合作,公司曾發現理房網擅自使用中吉擔保的空白合同和業主簽協議。

代理過多起套路貸案件的律師齊正向風云地產界(微信公號:fydcj666)表示,齊凱等人編造謊言、捏造、隱瞞事實真相,騙取不明真相的社會公眾將房產抵押貸款,將貸來的巨額資金置于自己個人和自己實際控制的幾家公司之下,最后給受害者們造成巨大損失,主觀上存在故意,構成集資詐騙罪。另外,理房網充當金融中介,招攬客戶,違反金融管理制度,可能涉嫌非法經營罪。

03

“套路貸”升級版?

理房網案里,眾多銀行、信托、保險等持牌金融機構的參與使鏈條更加復雜。

據風云地產界不完全統計,理房網案中作為放貸人或者催債人的小貸公司、擔保公司、典當行、銀行、信托、助貸機構等金融機構、類金融機構多達70余家。

他們放貸流程類似,依次是現場評估房產,公證處公證貸款合同、強制執行書、全權委托書,讓業主使用虛假材料通過銀行面簽,建委抵押房本,放款給業主后迅速轉賬到齊凱個人或其控制的企業。

截至目前,有至少28戶理房網案業主被金融機構和放貸人正式起訴。

從表面上看,金融機構把錢借給了業主,業主把錢又借給了企業,理房網爆雷后,金融機構應當損失最為慘重。但從公開資料和接近海淀經偵知情人士得知,并沒有一家金融機構起訴理房網,或者向公安報案。

風云地產界聯系了涉及理房網案的25家金融機構和助貸公司,截至發稿,有9家未能取得聯系,12家沒有正面回應或拒絕回應。部分受訪機構認為,業主可能與理房網合謀騙取貸款,并且,沒有一家金融機構承認與理房網有合謀。

那么這些個人業主為什么要以10%-30%的資金成本借錢,去做收益只有6%的投資呢?而金融機構又是如何找到這些業主,幾天之內就給每個人放款數百萬元的呢?

一位受害人代表透露,起初她并不相信理房網的商業模式。她親自去了所謂移動聯盟旗下一家企業考察,還得到了雙重擔保的承諾,“如果企業還不上錢,理房網和保險公司都會替他們把錢還上?!?/p>

風云地產界經過深入調查發現,部分金融機構不僅對理房網的財務情況十分了解,而且與理房網聯系密切,甚至有機構派人常駐在理房網公司辦公。

“本身他們公司(理房網)就是想要騙業主,”一家涉案小貸公司相關負責人田宇(化名)表示,“理房網去年10月就出現了嚴重的債務危機。他就是為了迅速拿到業主的錢,只要能拿到錢,多高的利息都接受?!?/p>

到了2018年10月,與業主貸款合同到期后,田宇所在的小貸公司并沒有催促業主歸還本金,既不簽署展期協議也不歸還房本,而是繼續從理房網直接收取利息,直到今年4月理房網違約,才突然要求業主償還本金。

在小貸、擔保、典當類的案例中,金融機構通常放款后都不會與業主聯系,只有在轉貸和理房網爆雷時才聯系業主。

對接多家銀行、保險、小貸的金融中介北京華典正通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簡稱“華典正通”)業務員張某華就常駐在理房網公司,幫助業主辦理抵押貸款等各項業務。

實際上,許多業主都不清楚貸款合同的具體內容。隨機詢問了20多位業主后發現,他們都是在理房網和金融機構人員的帶領下,前往公證處或者金融機構面簽中心匆匆忙忙簽署了一大摞合同,自己卻沒有保留任何貸款材料。一些業主事后向公證處、金融機構索要,才獲得部分抵押貸款合同、強制執行書等文件。

盈科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唐春林對風云地產界表示,“(金融機構)如果明知理房網資金用途和資質,仍然與業主簽訂協議,是有違誠實信用原則?!?/p>

“金融機構與理房網具有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深知其運作套路,明知借款本身就存在高風險,仍允許業主借貸并以房作抵,或者從理房網處獲得額外的收益或分成等資金收益,就不能排除其合謀詐騙的嫌疑?!碧拼毫址Q。

律師齊正表示,如果金融機構知道真正的借款人是齊凱,那么他們向業主追償借款的要求就是不合理的。正是有他們的幫助或合謀,齊凱等人的集資詐騙才得以最終完成。

他還認為,部分涉案典當行、小貸公司不是用自有資金放貸,而是用個人賬戶放款和收息,涉及非法經營。

(齊凱通過個人賬戶直接向放貸公司打款 受害業主提供)

由于許多業主都在公證處做了強制執行房產的公證,意味著放貸人不需要經過法院訴訟就可以直接賣掉業主的房產,因此事后一些業主紛紛向公證處索要公證書、發票等材料。

理房網受害人李紅菊拿到發票后十分驚訝,她的借款只有186萬元,而中信公證處出具的公證費發票金額卻高達49萬元,遠遠超過正常3‰的比例,而且繳費的不是當事人李紅菊,而是一家助貸公司北京中佳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中佳信”)。

(受害業主提供)

原來,中佳信作為中航信托的助貸公司在理房網等案件中承擔眾多業主的貸前下戶、催債等工作。

海淀警方已經將理房網涉案房產全部凍結保全,期限為兩年,目前案件仍在偵查中??紤]到涉及刑事案件,金融機構及放貸人對業主的起訴均被法院駁回。

齊正認為,房產是許多家庭最重大財產,如果有抵押房產做投資的需求,在簽訂合同時要慎之又慎,仔細閱讀條款,保留相關協議,切勿輕信理財公司的承諾,不要因為中間環節有公證、銀行存在而放松警惕,反而更要提高風險意識。因為,一旦理財平臺爆雷,金融機構就有可能依據合同協議執行業主的房產。

04

銀行信托成為主要資方

理房網案中除了有“小貸”這樣的公司,還有像華夏銀行(600015.SH)、中原銀行、五礦信托、長安信托等這樣受到嚴格監管的持牌照的金融機構。在近期發生的新型套路型貸款案中,他們和所謂助貸公司一起成為了局內人。

以孫奇的經歷為例,金融中介給了他一份假營業執照,但銀行貸款面簽時,他忘記了營業執照上的公司名稱,因此隨口說了一家公司,竟然也通過了面簽。事后,當他要求查看面簽錄像時,卻被告知錄像已經丟失。

另一件事情也讓他感到困惑,和他簽房抵貸合同的是長安信托,但真正實施放款的卻是中原銀行,而且資金直接打到了理房網業務員個人賬戶上。

就長安信托在理房網案中的違規情形,陜西銀保監局對業主的《信訪答復意見書》中稱,“長安信托存在貸前審查、貸后管理僅為形式審查或管理,審慎性不足的問題。我局已暫停了長安信托的個人房產抵押貸款類信托業務,并要求該公司全面自查,從業務定位、流程設計、具體操作等方面進行整改?!?/p>

(受害業主提供)

大多數理房網受害人在面簽和公證時,都被要求使用虛假的營業執照、購銷合同、收入證明、資產證明。

為什么造假材料能夠輕易通過這么多家金融機構的審核流程呢?

原來,很多金融機構并不是真實的出資方,只是充當通道角色。

監管文件顯示,長安信托與中原銀行簽訂了《長安惠——中原普金6號單一資金信托信托合同》等協議,由中原銀行出資,委托長安信托向其指定的個人發放房產抵押貸款。

與中原銀行合作的助貸公司上海上君卿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上君卿”)相關人士透露,長安信托只是一個通道,真正出資的是無法跨區放貸的銀行。

不過,上述《意見書》并未公開,風云地產界(微信公號:fydcj666)撥通長安信托人工電話,對方表示并未收到整改意見,公司相關業務正常進行。而中原銀行的公開電話則無人接聽。

根據銀監會頒布的《個人貸款管理暫行辦法》,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履行盡職調查職責,對借款人基本情況、收入情況、借款用途、還款來源、擔保條件等進行調查,不得將貸款調查的全部事項委托第三方完成。

“近來,理房網、中安民生、普伴同類案件頻頻發生,一些金融機構業務人員對偽造的虛假貸款申請材料不聞不問,只看到有房屋抵押就順利放款,為了謀取巨額利潤,不加風控便違規大量發放貸款,破壞了金融秩序,應當受到處罰?!饼R正表示。

其同時分析稱,“金主類金融機構顯然比通道類機構更了解誰是真正的借款方用款方,并且他們的資金很可能也不是自有資金,而是通過各類平臺融來的錢。他們除了服務費、中介費、保證費等隱蔽性違規收費,還獲得了高額的利息回報”。

他建議有關部門對這類金融機構的資金來源,以及涉嫌“套路貸”的問題展開調查。

在持牌金融機構和理房網之間,還活躍著大量的助貸公司和金融中介,他們與理財平臺溝通密切,并且參與了從放貸到催債的整個過程。

(受害業主提供)

早在兩年前,針對“現金貸”亂象,監管部門就對各種沒有放貸資質的助貸公司、網絡理財公司、金融科技公司參與金融業務進行了整頓。2017年12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與第三方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爸J”業務應當回歸本源,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

唐春林認為,本案中,金融中介具有民事和刑事上的雙重違法性,如果只是幫助拉業務,賺中介費,又沒有金融牌照,屬于非法經營犯罪活動。如果資金中介參與實施了詐騙活動,屬于集資詐騙犯罪共犯,應當進行處罰,并賠償受害人的損失。

但現實里,受害人的損失不僅難以挽回,甚至還要被金融機構催債。

在受害人出示的一段視頻里,一位保險公司人士坐在受害人的包圍中,讓他們趕緊賣房還錢。業主們曾經相信保險公司會為他們的投資兜底,而保險公司卻最終把他們推向了被告席。

他們中的很多人,到現在還沒有把失房的壞消息告訴家人,北京的冬天對于他們來說可能更冷一點。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明星三缺一2005单机版 刮刮乐手机软件大全 最好赚钱的网络游戏 温州茶苑官方下载 吉林11选五遗漏一定牛 四海龙王捕鱼游戏机 东北填大坑app 海南4十1彩票复式票 本周股市走势分析 捕鱼达人3哪里下载 赚钱的手机网游